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子报目录

05版
07版
06版

发电断补 燃煤耦合欲摆脱依赖

□ 本报记者 李亮子 焦红霞

进入6月,对于燃煤生物质耦合发电来说,真是“喜忧参半”。

喜的是,6月21日,国家能源局、生态环境部下发了国能发电力[2018]53号文件《关于燃煤耦合生物质发电技改试点项目建设的通知》,正式公布了燃煤耦合生物质发电技改试点名单,84个项目涵盖全国23个省、自治区、直辖市。

忧的是,6月11日,《关于公布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补助目录(第七批)的通知》,将燃煤耦合生物质发电排除在补贴范围外,燃煤耦合生物质发电希望挤乘“电价补贴”之舟的希望破灭。

失去“电价补贴”后,生物质和燃煤耦合生物质发电何去何从?

业内有声音认为,“电价补贴”之舟,其真正目的不是载客到岸而是载客入海,企业终究还是要靠自己下海击水,游向彼岸。对此,中国生物质发电产业联盟近日建议,“生物质发电行业要探索不依赖补贴的运营模式”,不再坚持“生物质能热电联产优先享受可再生能源电价补贴”的发展思路。

补贴养出“懒汉”

试点鼓励创新

燃煤生物质耦合发电是一种比较成熟的可再生能源发电技术,通过现役煤电机组的高效发电系统和环保集中治理平台,尽力消纳田间露天直燃秸秆,规模化协同处理污泥,实现燃料灵活性,降低存量煤电耗煤量,提升可再生能源发电量。与生物质直燃和生物质气发电相比,具有一定的优势。

然而,燃煤耦合生物质发电一直存在争议,最直接原因在于无法精确、有效地判断哪些电是煤炭发出的?哪些电是生物质燃料发出的?所以很难监管。国家寄希望于通过此次试点可以明确相关标准确立。

与此同时,对“电价补贴”的依赖越来越重,电价补贴政策稍有调整都会让行业处境艰难。据统计,截至去年年底,我国的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超过800亿元,风电、光伏补贴电价连年下调的同时,生物质能发电补贴却始终保持不变。业内专家蒋庭军感慨地说:“有人说生物质发电‘十年技术未进步、十年补贴没下降,是全社会绝无仅有的一个行业’,这话虽然刺耳,却也是个无奈的事实。企业拿着高额补贴,日子过得滋润自然不愿意投资搞技术研发,技术进步速度因此受到制约,补贴下调甚至取消实际就是要打破这种行业内不正常的发展状态。”

蒋庭军表示:“耦合污泥、垃圾发电项目在中短期实现和煤电平价上网没有问题,此前0.75元/kwh的补贴电价对耦合发电是超额利润,从全社会公益角度,不应该提倡。”

《关于燃煤耦合生物质发电技改试点项目建设的通知》指出,组织燃煤耦合生物质发电技改试点项目建设,旨在发挥清洁高效煤电体系的技术领先优势,依托现役煤电高效发电系统和污染物集中治理设施,兜底消纳农林废弃残余物、生活垃圾以及污水处理厂、水体污泥等生物质资源(属危险废物的除外),增加不需要调峰调频调压等配套调节措施的优质可再生能源电力供应,促进电力行业特别是煤电的低碳清洁发展。

断补倒逼企业

革新降低成本

第五批项目补贴暂停、第七批可再生能源补贴名单中剔除了燃煤耦合生物质发电项目,让相关企业倍感煎熬。记者日前看到国电长源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国电长源荆门掇刀秸秆、稻壳气化工业示范10.8MW生物质发电工程新能源补贴暂停拨付后,如以湖北省火电标杆电价为测算基准,按照上半年已发电量补贴电费不变,湖北省2018年未出台新能源电价补贴政策,项目下半年售电量2800万千瓦时的条件进行初步测算,预计将减少公司合并口径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670万元左右。”

国电长源湖北生物质气化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何培红告诉记者:“低成本耦合代表一种行业方向,国外已发展多年,相比直燃发电具有造价更低、更高效、更环保的优势。技术不分好坏,但有先进和落后之分,需要市场来决定优胜劣汰,所以国家出台耦合试点方向是对的,就是要鼓励技术先进与创新,淘汰落后。不过,耦合发电突然被剔除出补贴名单对行业的发展也将产生不利的影响。应该像风电、光伏一样,逐年下调补贴,倒逼企业通过技术革新来降低成本。”

上海露卡蓬能源公司雷建平认为,尽管生物质耦合发电已退出第七批可再生能源补贴名单,对于企业来说,给耦合发电增加发电小时数也可以分摊成本,企业未来发展依然有转机。

对此,中华环保联合会废弃物发电专委会秘书长郭云高表示认同,“增加利用小时数应该是可行的,因为文件对此予以了明确规定。各省应该按照节能低碳调度原则对燃煤耦合生物质发电试点项目的发电上网序位进行调整,使其优于燃煤发电机组。优势的权重由各省根据生物质废弃物处理形势和当地燃煤耦合生物质技改项目多少确定。”

垃圾处理收费

助力耦合发电

近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创新和完善促进绿色发展价格机制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建立健全城镇生活垃圾处理收费机制。按照补偿成本并合理盈利的原则,制定和调整城镇生活垃圾处理收费标准。”垃圾处理费征收机制改革,或许会给燃煤耦合生物质发电带来利好。

郭云高分析说:“《意见》规定向城镇居民征收垃圾处理费是早已有之的事情,只是征收强度不够,垃圾产生人的付出与产生的垃圾数量和丢弃方式没有必然关系,导致垃圾源头减量、分类、终端处理等一系列问题难以破解,体现在垃圾焚烧发电产业就是地方政府支付给焚烧电厂的垃圾处置费过低。《意见》的出台是对现行制度的一种完善,肯定会增加征收强度并与垃圾量和丢弃方式联系起来。”

“这部分费用肯定会惠及包括燃煤耦合生物质发电的所有垃圾处理者和垃圾处理的相关环节参与者。但这与电价补贴不同,这种通过处理废弃物获得废弃物处理费的收入方式,是一种纯粹的市场行为,宗旨与燃煤耦合生物质发电的试点文件精神不谋而合。至于农林废弃物的处置费还是个难点,需要引起企业及主管部门的重视。”

政策不管怎样变化,燃煤耦合生物质发电行业想要崛起都必须要加强自身的努力。何培红说:“国家政策我们企业不能左右,只能去争取。尽管第五批补贴暂停,但我们的项目不能暂停,目前依然在发电。未来只有继续加大研发投入,进一步提高转换效率,降低成本,以此求生。”

记者注意到,随着电价补贴机制的退出,是否为“可再生能源”将不再是可燃废弃物处理考核的重点,燃煤耦合生物质发电的平台优势、效率优势和低排放优势会突显出来,会成为各地可燃废弃物的高效清洁处理利用平台。尤其是地方政府成为可燃废弃物处理的责任主体后,燃煤耦合生物质发电的优势将更加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