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电平价上网时代即将到来

“近五年来,我国加快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流域综合治理能力不断提高,‘藏电外送’逐步拉开序幕,风、光等新能源产业迅猛发展,能源科技创新深入实施,‘一带一路’能源国际合作持续深化,可再生能源得到了跨越式发展。目前,我国正处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的攻坚期。”

近日,中国电力建设集团董事长晏志勇在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召开的《中国可再生能源发展报告2018》(以下简称《报告》)发布会上表示。

《报告》指出,中国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取得明显成效,水电、风电、太阳能发电等能源种类累计装机规模均居世界首位,在能源结构中占比不断攀升。其中,风力发电获得长足进展。近十年,风电年发电量占全国电源总发电量比重稳步提升,风电利用水平显著提高,风电基地规划建设有序推进,投资布局不断优化,分散式风电发展不断推进;未来还需进一步推动风电产业进步、加快实现风电平价上网。

中国风电装机容量稳居世界第一

风电,即风力发电。《报告》指出,在陆上风电方面,截至2018年年底,全国风电累计并网装机容量达1.84亿千瓦,占全部装机总容量的9.7%,较2017年增长0.5个百分点,连续九年位居全球第一。

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院长郑声安表示,整个风电建设目标按照“十三五”规划目标稳步推进,“十三五”规划的底线目标是2.1亿千瓦,现在已经达到了1.84亿千瓦,目标肯定可以实现。同时,他预测,到2020年预计风电并网装机规模可达2.3亿千瓦,到2025年,风电装机可达3.3亿千瓦到3.5亿千瓦。

在海上风电方面,2018年全国海上风电新增并网装机容量161万千瓦,同比增长198%;累计并网装机容量达到363万千瓦,年增长率为80%。与此同时,随着海上风电开发经验的不断积累,开发成本的不断下降,在现有上网电价水平下,海上风电逐渐成为风电行业的投资热点。

在发电设施稳步建设的同时,风电的发电量也在持续稳定增长。2018年,全国风电发电量3660亿千瓦.时,比2017年增长20%。按照供电标准煤耗315g/千瓦.时计,这相当于节约了1.2亿吨标准煤,可以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超过3.1亿吨,减少二氧化硫排放超过93万吨,清洁能源所谓“清洁”,由此彰显。

值得关注的是,弃风限电问题是风电行业多年来的沉疴,装机容量再大,风电利用效率提不上去亦是枉然。

近年来,弃风电量不断走低,风电利用效率得到显著提高。《报告》显示,2018年全国弃风电量为277亿千瓦.时,较2017年减少142亿千瓦.时;全国风电弃风率为7%,较2017年下降5个百分点,为近几年最好水平。大部分省份的弃风率均已降至10%以内。新疆、甘肃和内蒙古三省(自治区)弃风电量合计占全国弃风电量的84%,弃风限电区域范围进一步缩小。

究其原因,电网接纳能力是影响弃风率的一个重要因素。对于2018年风电弃风率的显著下降,新疆金风科技有限公司总裁王海波表示,电网不断地在接受风电企业的挑战,总能够把弃风限电率从一个较高的水平降到一个较低的水平。

电力规划设计总院副院长徐小东亦对清洁能源的消化吸纳提出了自己的一些看法。他认为,一方面,要借助电网公司这个平台来整合用电负荷资源,增强接纳能力;另一方面,要通过大电网联合调度,实现清洁能源时空差异的互补,比如风、光、水等可再生能源,可以互相调剂。通过电网把它们联合在一起,可以很好地解决消纳能力问题。

针对西部地区的高弃风率问题,徐小东进一步表示,在西部地区可以适时构建一个西部电网,使得水电、风电和光伏能够很好地联合运行。西部现在建立了大量的外送通道,即通常所说的特高压通道,这些特高压通道今后应该尽可能地多送清洁能源和新能源。

风电单位造价持续降低

长久以来,国家通过补贴来达到新能源与煤发电的平衡,以保证新能源行业的发展。最终达到风电平价上网,即让风电发电成本达到煤发电的成本,令风电上网价格与煤发电上网价格相同,则是国家的中长期目标。

2018年5月,国家能源局首次提出在全国范围内进行风电项目竞争性配置,释放出了风电补贴退坡的信号。《报告》指出,风电竞争性配置工作的开展对于推动风电降本增效、减少补贴需求、早日实现平价上网具有重要意义。预计到2020年,全国大部分地区将具备平价上网的条件。

龙源电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贾彦兵对此表示,平价上网政策将为行业发展带来深远的影响。一方面,风电由原来的补充能源变成了替代能源,竞争力增大了,也增强了其可持续发展能力。另一方面,项目的收益水平会下降,这样会导致整个行业的格局发生很大变化。

平价意味着要控制成本,近年来,风力发电成本逐渐降低,一步步向煤发电成本靠近。《报告》显示,2018年,陆上风电项目平均造价水平较2017年进一步降低,平均单位千瓦造价约为7100元,部分地区风电项目单位千瓦造价已低于6000元,发电成本显著降低。

在这之中,技术的进步起到了很大作用。“现在风电单位造价持续降低,一是装备研发和制造技术不断提升;二是低风速的风电技术领导全球;三是海上风电技术不断进步,还有就是风电的新技术应用逐步涌现。”郑声安介绍道。

贾彦兵亦强调,从最早的七八毛钱的电价,到现在能够逐渐平价,甚至低价,完全得益于技术的发展。从现在看技术上仍然面临很多亟待攻克的难题,下一步还要加大技术投入,破解技术难题。

今年5月,国家能源局接连发布《关于2019年风电、光伏发电项目建设有关事项的通知》、《2019年风电项目建设方案》,进一步规范补贴项目竞争配置,平价上网步伐加快。

新政策规定,对于2018年年底已并网和已核准项目总量超过了“十三五”规划的省份,以后只可核准平价上网风电项目,从2021年起,新核准的陆上风电项目将全面实现平价上网。对于海上风电,允许能在2021年年底前并网的项目继续享有原本的补贴,否则需通过参与竞价来获取补贴。

这促进了平价上网的进一步发展,给出了平价上网的准确时间表,却也导致了抢装大潮的到来。王海波表示,“今年无论是陆地风电还是海上风电,都发生了抢装。这在政策切换期是非常关键的,但过度抢装就不理性了。今年金风要交付的量是上一年的1.7倍,还有大量客户没有满足供货。这种跳跃式发展对行业来说风险很大,我们希望慢一点,也能让客户少一些风险”。(来源:法制日报)

2019年7月3日 0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