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需不平衡 海外抢锂

宁德时代与赣锋锂业的抢锂大战再添变数。

一个多月前,宁德时代抢购千禧锂业取得领先,以约3.77亿加元(约合人民币19.41亿元)的收购价和1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6394.5万元)的解约费暂时胜出。不过,加拿大锂业公司美洲锂业(Lithium Americas Corp.)11月1日宣布,已向同业公司千禧锂业提交无条件要约,以总价4亿美元(现金加股权,约合人民币25.58亿元)收购千禧锂业所有流通股。加拿大锂业公司美洲锂业的大股东是赣锋锂业。

11月11日,宁德时代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此事属实,具体情况以公告为准。“宁锂大战”只是中国企业争夺锂资源的一个缩影。2021年,新能源成为市场宠儿,锂资源备受热捧,价格不断上扬。

截至11月8日,中国国内电池级碳酸锂报19.6万-20万元/吨,工业级碳酸锂报18.5万-19.2万元/吨。据华西证券研报,锂盐价格持续增长主要是下游需求旺盛,叠加原料端锂精矿供应紧缺所致。今年上半年,部分加工厂尚有去年库存可用。下半年,库存逐步消耗,叠加下游消费旺季即将到来,精矿供给愈发紧张。

“在整个产业中,上游的话语权更强。”上海某私募一位长期追踪锂业的分析师吴图(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市场普遍预期,锂资源供需紧张,价格不断攀升的局面还将持续。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则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锂资源价格一涨再涨,可能会导致下游产品提价,增大下游企业成本压力。“但锂价也不可能一直维持高位,产能会逐渐释放出来。”杨德龙说。

华西证券研报称,结合当下国内外锂精矿产能和锂矿供应厂商新建扩建计划,预计供给偏紧状况将持续到明年年中,拥有锂矿资源的企业将持续受益。一名业内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感叹:“现在抢夺上游锂资源,就像以前的土拍市场一样激烈和疯狂”。

一众锂资源上市公司、盐湖提锂相关概念股今年涨幅惊人。11月12日,融捷股份(SZ:002192)报收111.33元/股,年内涨幅高达171.54%;天齐锂业(SZ:002466)报收101.19元/股,年内涨幅达157.68%;永兴材料(SZ:002756)报收109.23元/股,年内涨幅达101.46%;赣锋锂业报收159.31元/股,年内涨幅57.42%。

“锂资源紧缺,锂电中下游大幅扩产后,使得锂矿缺口持续扩大。相关股票自然受到市场亲睐。”赋格投资创始人方高俊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

海外抢锂

锂资源现货全球紧缺,澳大利亚锂矿商皮尔巴拉的锂精矿拍卖结果可见一斑。

今年7月底,皮尔巴拉推出全球第一个锂精矿竞拍平台BMX。首次拍卖中,1万吨锂精矿的最终成交价是1250美元/吨。随后,皮尔巴拉进行了两次拍卖,成交价分别是2240美元/吨、2350美元/吨,创下价格新高。

“拍卖会上的散单较多,所以价格比现货高。”方高俊对时代周报记者称,锂资源的涨幅相对理性,现价是19万元/吨,原本市场预期四季度锂资源能涨到22万元/吨,部分看多至25万元/吨。

锂盐加工原料高度依赖进口。这一情况短时间内无法改变,不少企业选择出海,挥舞钞票在海外收购锂矿。

始于今年7月的“宁锂大战”,正是发生在这样的背景下。

7月,赣锋锂业公告称,全资子公司赣锋国际将以自有资金对加拿大锂业公司千禧锂业发起要约收购,交易金额不超过3.53亿加元(约合人民币18.20亿元)。

赣锋锂业主要看中了千禧锂业旗下的两个阿根廷盐湖项目。PastosGrandes锂盐湖项目的主要产品为含锂盐湖卤水生产的电池级碳酸锂,是生产锂电池正极材料的主要原材料;CauchariEast锂盐湖项目处于勘探初期,主要产品可能为锂盐湖卤水生产的锂化合物产品。

宁德时代横插一杠,在9月提出以3.768亿加元(约合2.97亿美元)收购千禧锂业,这一价格比赣锋锂业的收购价高出约7%。赣锋锂业在9月29日公告称,因千禧锂业收到要约竞争对手的更优报价,且赣锋国际未在约定期限内选择上调要约价格,千禧锂业已单方终止与赣锋国际的要约收购合作协议。

据媒体报道,宁德时代还替千禧锂业向赣锋锂业支付了1000万美元的违约金。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千禧锂业已是宁德时代的“囊中物”时,不甘心的赣锋锂业换了“马甲”,以加拿大锂业公司美洲锂业再次入局,提高报价。据千禧锂业公告,宁德时代如在11月16日16时30分之前仍未提高收购价格,千禧锂业将落入美洲锂业之手。

据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不少中国企业已在海外收购数个锂矿公司或项目。11月3日,盛新锂能公告称,下属公司拟以765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89亿元)购买MaxMind香港51%的股权,MaxMind香港下属公司拥有位于津巴布韦萨比星锂钽矿总计40个稀有金属矿块的采矿权证。

中国企业在海外也携手,共同“作战”。

10月9日,加拿大锂盐商Neo Lithium公告显示,紫金矿业(SH:601899)已同意以每股6.50加元收购Neo Lithium所有已发行股份,总对价约9.6亿加元(约合人民币49.6亿元)。Neo Lithium全资拥有700万吨碳酸锂当量(LCE)的阿根廷Tres Quebradas(3Q)锂盐湖项目。而宁德时代持有Neo Lithium8%股权,为公司第三大股东。这意味着,收购达成后,紫金矿业和宁德时代或将会以Neo Lithium为载体“联手合作”。

供需不平衡

目前,已发现的锂矿物和含锂矿有150多种。锂产业广泛,上游产业主要为天然矿产资源;中游产业主要是将固体锂矿石或者含锂盐湖卤水中提取形成锂化工产品,主要包括氢氧化锂、碳酸锂和氯化锂,以及主要应用于锂电池正极材料的以镍钴锰酸锂为代表的三元材料和钴酸锂、锰酸锂、磷酸铁锂等;在下游,锂也广泛应用于电池工业、医药、核工业、陶瓷业、玻璃业、炼铝工业、润滑剂、制冷剂等。

受益于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快速发展,锂电池需求量激增。新能源汽车占锂需求约50%,叠加储能、消费电池等其他需求,锂电产品占锂需求近70%,而2015年时这一比例仅为10%。

有分析人士曾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今年的锂资源投资热潮主要是供需关系引起,市场担忧需求大增下供给无法及时跟上而带来资源缺口。无论是碳酸锂还是氢氧化锂,这两大锂电池原材料已经从年初每吨4万~5万元上涨到如今的18.5万~20万元,被业内认为是高位线的12万元价位早在9月就被打破。

业内预期,2021年下半年开始至2022年上半年将出现全球范围内的锂矿供应短缺,直到海外矿山释放产量才可缓解。

中国地质调查局全球扩产资源战略研究中心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全球锂矿(碳酸锂)储量1.28亿吨,资源量3.49亿吨,主要分布在智利、澳大利亚、阿根廷、玻利维亚等国。国信证券研报指出,根据2020年全球大约40万吨LCE供给量和需求量测算,资源储量的静态保证年限超过200年。

综合开发规模、成本等因素,全球具备经济开采价值的资源有限。中国锂资源虽储量丰富,兼具矿石锂和盐湖锂两种类型,但作为锂盐加工大国,锂资源却仍较为依赖进口。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中国锂资源自给率约30%,未来有机会达到50%。

“中国的锂资源排名全球第四,可以说根本不缺锂矿,但各家公司依然选择大量进口,主因是锂资源‘质量’的不同。”方高俊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我国的锂盐湖都在西藏,海拔高、运输不方便,其次锂镁含量低,要经过相当复杂的工艺才能产矿。

锂资源主要以“盐湖”和“硬岩”形式存在,盐湖提炼方法简单,而硬岩只需直接挖掘。“两种方式都是不需要高技术,成本也不是很高,过去锂需求不过几十万吨。今年锂资源行业处于供给紧平衡,现在开始建产线到落地,最快也要两年后。”方高俊补充道。

杨德龙则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现在盐湖提锂等新的方式也在逐步开发,一定程度上可以补足锂的供应。

广发证券研报指出,西藏盐湖提锂2025年产量或将达到约6万吨LCE。西藏城投(SH:600773)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公司不缺锂资源,短期内锂资源价格上涨都是正常的供需现象。”融捷股份、天齐锂业等企业亦表示,公司不缺锂资源,价格升降不影响目前的生产情况。

往上游去

上游原材料价格高涨,压力已传导至下游。多家动力电池厂商已于10月中旬陆续发布调价函。

比亚迪上调C08等电池产品价格,产品含税价格在先行的Wh单价基础上,上涨幅度不低于20%。鹏辉能源决定所有新订单将执行大宗联动定价,上调幅度视各产品材料占比及涨幅而定,报价每周实时更新,此外还将对未提货的订单重新议价并全面缩短账期。

对于动力电池而言,锂资源占据成本约40%,价格影响最为直接。通联数据显示,2020年11月碳酸锂价格约3.9万元/吨,今年11月已涨至18.68万元/吨;氢氧化锂2020年11月仍在5万元/吨左右,今年11月已涨至19.15万元/吨,两种锂资源材料涨幅均超200%。

“快速增长的市场需求和产能不足、供应不足造成的市场失衡,以及替代材料尚未出现,这几个原因推动锂资源原材料价格一涨再涨,甚至使得下游产品不得不持续提价。”IPG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中汽协最新数据显示,今年10月,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39.7万辆,同比上涨133.2%。这意味着,新能源行业对锂的需求将保持增长趋势,但吴图认为,锂价已涨到合理价格范围的上限,无需过分担心持续涨价。

吴图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锂资源价格涨幅从一季度涨、二季度横盘再到三季度涨,价格已涨至高位,“但就目前价格来说,终端的车企尚且还能消化,但再往上走就很难说了”。

受锂资源价格高企影响,中下游公司正在加速对上游环节的投资布局。

“行业未来一定是一体化的趋势,尤其在这种上行周期内。”吴图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说,“这种现象会越来越明显,因为在上行周期内最上游的弹性最大,也就是说上游会侵蚀掉中下游的利润,所以中下游企业只能往上游走,去拓展他们的投资版图,这样才能控制原材料成本。这是上行周期内中下游公司不得不做的一件事情。”

“但这又会带来另外一个问题,即在未来某个阶段可能会出现投资过量,重复2015-2017年那段故事。”吴图补充道。

2015-2017年,市场盛传新能源汽车每年增速将在30%-50%,不少企业对锂矿进行超前投资,但由于这一时期新能源汽车行业由政策补贴驱动,实际市场需求远低于预期,后来需求被证伪,锂价因此大跌,企业最终亏损出局。

来源:时代周报

2021年11月16日 0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