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里木油田找到我国最大超深层油藏

  7月中旬,从塔里木油田(以下简称油田)传出喜讯:上半年油气勘探成果丰硕,在主力产层普遍埋深8000米的富满油田,找到我国最大超深海相断控缝洞型碳酸盐岩油藏,新发现一个10亿吨级的石油规模储量区,为油田向深层、超深层挺进增添了新动能。

  富满油田是全球迄今为止发现的埋藏最深、规模最大的碳酸盐岩挥发性油藏,开采难度位居世界前沿。经过6年攻关,油田攻克了高品质地震资料采集处理技术和超深复杂碳酸盐岩布井技术难题,使新井成功率从75%提升到目前的95%以上。

  富满油田是油田凭借超深油气勘探开发关键技术群啃下的“硬骨头”之一。“十三五”期间,油田获得7项省部级科研项目一等奖,实现超深油气勘探开发关键技术群从“跟跑”到“并跑”,再到“领跑”的跨越,有力推动引领了我国石油工业向深地领域进军,带动了我国深地领域技术、装备和产业的发展进步。

  进军超深层,扛起塔里木的责任担当

  长期以来,我国能源供给一直处于偏紧状态,油气对外依存度均超国际警戒线,能源安全问题严重制约我国经济社会发展。

  随着勘探开发的不断深入,塔里木盆地浅层油气藏基本已经发现殆尽。最新一轮油气资源评价结果显示,塔里木盆地超深层油气资源量丰富,埋深超过6000米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分别占全国的83.2%和63.9%,超深层油气资源总量约占全球的19%,勘探开发潜力巨大。

  深入研判内外部发展形势,油田清醒地认识到,找到战略接替领域、实现高质量发展,必须立足大盆地大场面,跳出“热炕头”,提高对资源的掌控能力,做到“手里有粮、心中不慌”。

  敢为人先,打破传统工程地质禁锢

  塔里木盆地历经“整体挤压、分层变形、垂向叠置、联动递进”八期构造变形,地质构造极其复杂。全世界衡量钻井难度的13项指标中,塔里木有7项指标排名第一。

  面对“全球少有、国内独有”的世界级难题,油田不断深化地质理论认识,重审地下,再盘“家底”,设立构造、沉积、成藏等9大基础研究课题,一点点勾勒出了通往深地的“寻宝路径”。

  聚焦超深层工程技术瓶颈难题,油田制定“六项优化、六项加强”的工程技术实施方案,着力攻关复杂难钻地层快速钻井、极端环境下井筒完整性、深地复杂压力系统安全封隔三大关键技术瓶颈,磨砺超深层钻井“金刚钻”。

  直面挑战,突破深地三大关键问题

  面对油气成藏、工程技术、效益勘探三大关键问题,油田创新形成两项关键超深油气地质理论、四大勘探开发技术系列和六大工程配套技术,打造地震提质、钻井提速、开发提产三把“利剑”。

  从“宽线+大组合”二维地震到三维地震,从给地层做“B超”到实行“CT检查”,油田持续强化物探部署和攻关,在塔里木盆地铺满“大网”,擦亮地质家的“眼睛”,支撑库车山前地震资料的一、二级品率由50%提高到83%。

  近年来,油田持续深化地质认识,在新区新领域清晰构建盆地地层与构造格架,识别出三大生烃中心,确立勘探主攻方向。

  在库车山前,研究人员清晰认识盐下构造成排成带规律,实现有“圈”必有“藏”;在台盆区,清晰把握碳酸盐岩走滑断裂控储控藏规律,在小油藏里找到了大油田,突破了油气成藏“死亡极限”。

  抓住钻井这个“龙头”工程,油田铸工程技术“利器”,集成配套超深井钻探技术,“量体裁衣”优化井身结构,不断完善复杂岩性地层提速模板,库车山前每口井的钻井周期从600天缩短到289天,台盆区每口井的钻井周期由200天降至131天,深地钻完井实现由“打不成”到“打得成、钻得快、建得好”的重大跨越。

  聚焦“难动用”储量,油田配套形成超深复杂储层精准化改造技术,推广应用缝网酸压及压裂等技术,使油气藏“脱贫致富”,单井油气产量不断攀升,实施储层改造后,单井无阻流量平均提高5倍以上,平均单井产量超东部油田10倍。 

来源:科技日报

2021年7月21日 09:55
浏览量: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