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子报目录

05版
08版
07版
06版

日本排放“核污水”之忧

无视国内国际舆论的质疑和反对,日本政府4月13日召开有关内阁会议正式决定将福岛第一核电站上百万吨核污水经过滤并稀释后排入大海,排放将于约2年后开始。图为当日,抗议者在日本东京的首相官邸外反对福岛核污水排入大海(资料图片)。新华社记者 杜潇逸 摄

□ 吴怀中 陈 祥

“真文明是不荒废群山、不作践河川、不破坏村庄、不杀戮人的文明。”这句话出自日本环保“首倡者”田中正造(1841~1913)。田中作为明治时代日本著名国会议员和政治家,在工业革命和工业化浪潮进程中,从反对矿毒污染出发,发出了环境问题“并非一国之问题”,“政府放任矿毒泛滥就是屠戮人民”的疾呼。

2021年4月13日,日本政府却“基于现实性做出的判断”,决定将福岛第一核电站积蓄的百万吨核污水排入大海,成为全球关注的政治性环境污染行为。早在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发生之后,日本政府在福岛核电站事故涉及的选址、错误操作和一再隐瞒事故等一系列问题中,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又在有能力、有技术、有条件更好地处理核污水的情况下,不顾国内外质疑与反对,未经与周边国家和国际社会充分协调,选择直接排污入海的简单粗暴方法。这种极不负责的做法,势必严重危及包括日本民众在内的人类健康安全,也将对全球生态安全造成极大隐患。很显然,日本实际上没有成为其本国先贤提出的“真文明”国家。

人类文明视角下的“核污水”

福岛第一核电站蓄积的百万吨核污水含有64种放射性物质,东京电力公司虽然安装了包括锶铯吸附装置、反渗透膜除盐装置以及“多核素去除装置”(ALPS)等,用来去除事故放射性废水中的大部分放射性核素,但70%的核污水除铯以外均超出日本国家排放标准,尤其是放射性元素钚很难去除,为了能够达到1500贝克勒尔/升的放射水平,需要至少注入100倍的海水进行稀释。然而,这和20世纪日本发生严重水银中毒的“水俣病公害事件”中采取的稀释污水“达标排放”如出一辙,污水中的物质并不会因为稀释排放而减少,出现因食物链富集产生类似“水俣病公害事件”的可能性极高。钚的危险性在于半衰期极长,在福岛第一核电站的土壤中已经发现了钚-238、钚-239和钚-240,其中钚-239的半衰期长达2.4万年,钚一旦侵入人体,就会潜伏在人体肺部、骨骼等组织细胞中,破坏细胞基因,提高罹患癌症的风险。

出于担忧核污水很可能对人类社会和全球生态系统造成当前科学尚未弄清的伤害,在日本政府作出决定将含有放射性物质的核污水排入大海的方针之后,福岛县当地民众、日本渔民和国际社会就对此进行了严厉的谴责和质疑。福岛县内59个市町村议会中,有9个议会明确提出“反对排入海洋”“撤回处置方针”“慎重应对”,11个议会认为应该坚持方针决定前早已通过的意见书,另外还有至少20个议会对核污水向海洋排放表示关切。福岛的民意说明,民众是反对将福岛核电站的核污水排入大海的。

日本作为一个岛屿国家,海洋一直是其渔民赖以生存的基础,当日本政府决定将福岛核污水排入大海之后,饱受核泄漏事故困扰的日本东北渔民愤怒到极点,发出质问:“安全的话,为何不往东京湾排放?”当然,即便是往东京湾里面排放,最终还会随着洋流扩散至整个太平洋,日本政客草率、不负责任的决定,最终埋单、受伤害的却是全人类。根据德国专家的推演计算,福岛核污水排海之后,放射性物质会随着洋流在57天内覆盖大半个太平洋地区。由于事关太平洋沿岸各国人民生命健康,包括日本周边国家在内的国际社会需要从守护人类文明的视角出发,积极敦促日本政府继续保管好核污水并研发新技术尽可能地净化核污水。

环境生态视角下的“核污水”

依然在全球肆虐的新冠肺炎疫情和各种天灾已经明确向人类传达出信号,自然环境的破坏和生态系统的失衡会从根本上威胁人类文明的发展进程。日本著名民族学和文化人类学者梅棹忠夫早在1957年就提出了“文明的生态史观”,强调了自然地理环境对现代化发展转型的作用,并凝练出“生态环境、自然条件对人类的发展进程起着重要作用”的观点。地球的海洋中生存着无数的物种,并组成了一个人类无论如何都无法完全理解并掌握的生态系统,这个系统是包括人类在内的地球全体生物赖以生存的基础。与此同时,地球生态系统的命运和变迁在人类社会步入工业革命和工业化浪潮之后,已经从单个国家和区域局部性的问题演变成多个国家和世界全局性的问题,并且还随着全球化进程加速和人类科技水平提高呈现出日益加剧和严峻的态势。

从2011年发生核事故至今,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已经在核安全上出现过种种纰漏,日本民众和国际社会对此抱以强烈的不信任感。早在2011年福岛核电站事故发生之后20多天里,日本就向太平洋排放了9000吨放射性污水;2013年,隐瞒核污水泄漏事故长达1个月,韩国因此禁止进口日本海产品;2018年,所谓“核处理水”除铯以外的放射性物质均超过安全值,需要进行再净化;2021年,福岛第一核电站的地震仪器出现故障,加之世界上发电能力最大的柏崎刈羽核电站核物质防护设备的功能部分丧失。因此,国际社会大部分国家和地区一直禁止从日本“核污染地区”进口食品、饲料,并要求日本政府积极公开信息,表明人们对福岛周边生态系统十分担忧。预计到2022年下半年,福岛第一核电站储存核污水的储存罐容量将达到137万吨上限。一旦日本将巨量的核污水排放入海,不仅将对当地海洋生物群系造成巨大冲击,还会随着洋流和生物移动对周边国家乃至全球的生态系统造成冲击。

“真文明”的国家绝不以牺牲别国利益为代价,绝不会做损人利己、以邻为壑的事情;“真文明”的国家绝不会为了自身发展利益而对大自然贪婪掠夺并肆意排放,更不会置生态系统及其中的无数生灵于不顾。日本政坛需要认真地从其先贤汲取思想营养,再以公开透明、慎之又慎、认真严谨的态度作出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