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价格已经降无可降,那光伏发电离平价上网还差什么呢?

即使价格跌至令企业无法承受,光伏发电依然难以达到平价上网标准,这不禁让人思考:如果价格已经降无可降,那光伏发电离平价上网还差什么呢?

2018年,我国光伏发电离平价上网已经只差“临门一脚”,而在这个关键阶段,“531”新政的发布让行业迎来了自2013年行业回暖以来最严峻的挑战。事实上“531”新政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降低财政补贴输出,倒逼行业降本增效,最终引导行业彻底摆脱补贴。

光伏行业兴于补贴,目前也限于补贴。从当前的发展水平来看,行业离平价上网仍有一段距离,离彻底摆脱补贴仍然有一段距离。为了实现平价上网,并彻底摆脱补贴,光伏发电成本需要在现有基础上再次大幅下降。

据了解,近十年来光伏发电的技术成本已经下降了90%。从铸锭到硅片,从电池片到组件,从组件到整套光伏系统,光伏产业链每个环节的成本都在不断下降。“531”新政发布之后,光伏产品出现了非理性的断崖式下跌,组件、硅片、电池片的价格都来到新低,光伏企业已经不堪重负,不少大厂出现了停产停工、倒闭的情况。但是即使价格跌至令企业无法承受,光伏发电依然难以达到平价上网标准,这不禁让人思考:如果价格已经降无可降,那光伏发电离平价上网还差什么呢?

非技术成本是拦路虎

事实上,无论是补贴的逐步下调还是“531”新政的发布,压力最终都落在光伏发电的技术成本下降方面。然而光伏发电的技术成本在近年来已经得到了大幅降低,而且仍在持续降低的过程中。虽然市场发展需要一定的压力以及驱动力,但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施压已经让企业不堪重负,特别是“531”新政的发布已经让不少企业出现了亏损。可以预见的是,如果国家政策只放眼光伏技术成本的降低,即使实现了平价上网,最后存活的企业也没有几家,而且整个行业的生命力和创造力将被严重透支。

但是在技术成本不断下降的同时,光伏用地、光伏税费、电网接入等非技术成本却反而有越来越高的趋势。据了解,近年来,组件等设备占光伏系统成本的比重在持续下降,但是包括土地租金、税费等在内的其他费用的占比则逐渐增加。

今年,在分析行业未来发展时,不止一位行业大佬认为,光伏要实现平价上网,就必须要移除包括土地成本、税费、电网接入等在内的几座非技术成本大山。目前,非技术成本已经成为了光伏发电实现平价上网的拦路虎。

光伏减税势在必行

尽管非技术成本已经成为制约行业发展的主要因素之一,但是这一部分成本的降低,企业往往无能为力,只能寄希望于国家政策调整。幸运的是,相关部门也已经注意到这一方面,所以今年以来出台了多项政策,期望降低光伏非技术成本。

9月,能源局发布《关于加快推进风电、光伏发电平价上网有关工作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其中提到,省级及以下地方能源主管部门要协调落实项目建设条件,优化投资建设和运行环境,全面降低各项非技术成本,加强对项目建设和运行情况的检测管理。而此前《光伏发电平价上网示范项目建设工作方案》也有提到,在示范项目实施过程中,地方发展改革委将协调降低相关非技术成本。

可以看到的是,降低非技术成本已经开始被相关部门重视起来,而其中税费的降低是非常重要的一方面。

不久之前,国家能源局综合司下发了对《关于减轻可再生能源领域涉企税费负担的通知》的征求意见,根据可再生能源企业税费负担普遍较重的实际情况,明确了可再生能源企业的税费减免政策。针对光伏企业,《通知》中特别提出对光伏发电项目增值税退税延期,占用耕地、城镇土地的免征条件,电网接入成本由电网企业负担以及贷款优惠政策等。

日前,财政部、发改委 工信部、海关总署、税务总局、能源局联合下发的《关于调整重大技术装备进口税收政策有关目录的通知》中,对光伏领域所需的进口低压扩散炉、原子层沉积设备等设备和所需的零部件、原材料免征关税和进口环节增值税。

可以看到,相关政策正试图通过降低土地、接网、设备等税费来降低光伏发电非技术成本。而在平价上网的大目标下,光伏税费的降低也是势在必行。

小结

在补贴拖欠问题突出之后,曾经有专家认为应该加大可再生能源基金的征讨力度,以补充光伏发电补贴缺口。然而后期国家能源局出台的政策表明,在为全国企业“减负”的基调之下,加大可再生能源基金的征讨力度将会增加企业负担,不太现实。但是值得注意的是,相对于其他企业,作为清洁能源中坚力量的光伏企业却一直承受着巨大的税费压力以及非技术成本压力。

补贴的逐步调降是大势所趋,光伏发电的技术成本的降低也是行业未来竞争力的根本。但是如果非技术成本得不到降低,光伏发电的创新力及生命力将被透支,行业也将失去活跃度。针对非技术成本的下降,相关政策的意见稿虽然已经出台,但是离正式施行仍然有一段距离。与之相对的,叫停补贴的“531”新政却是立时生效,使得光伏行业已经在无补贴的情况下停滞了半年。相比之下,非技术成本的下降仍然任重道远。(来源:太阳能光伏网)


2018年12月4日 1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