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子报目录

05版
08版
07版
06版

采煤沉陷区建起水上发电站

 ——安徽淮南潘阳漂浮式光伏项目基地见闻



安徽淮南潘阳40MW漂浮式光伏项目基地(吉电股份华东新能源公司供图)

□ 本报记者 焦红霞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这里不是西湖的自然美景,但却堪比西子姑娘!这里是淮南潘阳漂浮式光伏项目基地——

  安徽省淮南市潘集区泥河镇刘龙村,雨后的湖面上波光粼粼,近处,几只白鹅悠闲地在水面嬉戏,时而把头探到水里,好像在对镜梳妆;远处,一群白鹭被闯入的船只惊起,“忽”的一下,展翅飞翔;乘船进入湖面深处,放眼望下,雨水冲刷后的一块块光伏发电板整齐划一,光亮异常……如果不是身旁的吉电股份华东新能源公司总经理王浩的介绍,记者很难把这番景象与光伏电站在一起联想,也更不会想到这里曾是满目疮痍的“采煤沉陷区”。

  8月16日~17日,记者跟随着“国家电力投资集团(以下简称国家电投)——中央媒体光伏行”的脚步,来到国家电投吉电股份公司部分光伏项目基地,聆听资源枯竭型城市能源转型的律动,感受新能源给人们带来的无穷变化。

  创新求变

  淮南,位于安徽省中北部,是“中国能源之都”,也是“华东工业粮仓”。

  丰富的煤炭资源让淮南因煤而兴,也因煤而衰。因为采煤业的疯狂发展,淮南变成了一个地表沉陷严重的城市,一片片塌陷湖从陆地升起,表面互不相连,一度成为困扰当地发展的一大难题。多年前夏季的某一天,这些塌陷湖前呼后应连成大片水域,最终土地长埋于水底。有媒体预测,到2020年,在淮南,塌陷湖面积将相当于100个西湖。

  如何让这座资源型城市重生?积极寻找传统能源城市的转型发展之路,光伏人责无旁贷。

  针对淮南市潘集区的能源优势,建设光伏电站成为首选。淮南市潘集区的骨干电网架构已经形成,境内有2个220kv变压站和1000kv特高压输电线路,农村电网改造也已经完成,具有良好的接入条件。更重要的是,潘集煤化工园区、淮南大数据中心等都是耗电大户,与淮南毗邻的合肥也是用电大市,能够很好地解决电力消纳的问题。

  如何利用采煤沉陷区这些塌陷湖?光伏人创新思维。

  王浩介绍说,国家电投创新应用“光伏+”模式,立足该区域水深10多米、难以采用水泥桩方式铺设光伏板的实际,提出了水面漂浮的大胆设想:持久耐用的浮体材料、标准发电单元大方阵选型与验证、合理建立运维通道、风浪流模拟计算、漂浮方阵自适应水位锚固系统、逆变升压浮台提高稳定性、高可靠接地系统确保设备安全……从用地上来看,淮南丰富的采煤沉陷区水面可以作为光伏用地,既不占用良田,又能充分发挥限制水面效益。

  记者了解到,该项目于2016年9月开工建设,同年12月下旬完成升压站受电及首个光伏发电单元并网。2018年1月18日,项目全部容量完成并网,截至2018年7月末,累计发电量5570.67万千瓦时,为两淮采煤沉陷区国家先进技术光伏示范基地建设积累了重要经验,同时为以后漂浮电站在国内推广提供科学的理论基础和成熟的技术解决方案。

  目前,安徽淮南潘阳40MW漂浮式光伏项目是国家电投建成投产的最大水面漂浮光伏电站,也是国内首个大型水上漂浮电站。

  和谐共生

  “这里以前煤炭开采导致环境污染和地块沉陷严重,我们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靠打鱼为生的老百姓不得不就近搬迁,另谋生路。自从建起了光伏电站,这里环境一天比一天改善,我们又可以回来打鱼了。光伏电站在建设时,我在这里工作每月工资5000多元。现在,我是电站的运维工,每月工资4000元左右。”采访中,正在湖边打鱼的刘龙村村民李金超夫妇向记者高兴地表示。站在一旁43岁的村民李传昌,一身典型的渔家打扮,不时地随声附和。

  昔日的“采煤沉陷区”变成今天的“水上发电站”。环境变好了,水里可以养鱼、养家禽了,村民实现了就业,日常收入也增加了。眼下,李金超的妻子也在这个电站工作。

  变化不仅如此,水面漂浮式光伏电站还具有其他良好的经济效益、生态效益和社会效益。吉电股份总经理助理曹乐凡表示,该项目在25年运营期内,可为当地提供123,868万kwh绿色能源,年均可研收益率13.68%,经济效益可观。建设单位注重能源与生态的和谐共生,使该项目成为当地一道靓丽的旅游景点。该区域还能进行家禽养殖,并拉动当地第三产业的发展。此外,水体对光伏组件及电缆的冷却也可有效提高发电效率和发电量。

  记者了解到,安徽淮南潘阳漂浮式光伏项目利用两淮采煤沉陷区水面建设光伏项目,在治理沉陷区水域的同时,能有效利用该区域土地空间。与传统光伏电站相比,漂浮式光伏电站将光伏发电组件安装在水面漂浮体上,具有不占用土地资源、减少水量蒸发、抑制藻类生长的作用,同时水体对光伏组件及电缆的冷却也可有效提高发电效率。

  值得一提的是,在治理沉陷区水域的同时,水面漂浮式光伏电站还能有效利用该区域的土地空间。与传统光伏电站相比,漂浮式光伏电站将光伏发电组件安装在水面漂浮体上,具有不占用土地资源、减少水量蒸发、抑制藻类生长的作用;与燃煤电厂对比,该项目在25年运营期内节省标煤410,004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1,221,936吨,减少二氧化硫排放30,750吨,减少碳粉尘排放278,803吨。

  “而今,该项目已被国家电投中央研究院确定为水面光伏设备可靠性、性能对比、浮台承载能力和使用寿命等课题研究的试验基地。”王浩告诉记者。

  作为项目建设单位,吉电股份是吉林省内和国家电投在东北区域唯一的以电力、热力投资和生产运营为主业的上市公司。近年来,吉电股份产业结构完成了由单一火电向风、光、供热、配售电、气电及电站服务等综合能源供应商的完美蜕变。

  夕阳西下,尽兴晚归舟,李传昌满载着幸福撑篙而去,笑意在脸上荡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