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内东南亚新建可再生能源发电成本将低于燃煤电站

 中外对话

碳追踪计划(Carbon Tracker Initiative)10月29日发布的新报告显示,到2027年印尼和越南新建光伏电站的发电成本将低于燃煤电站;到2028年,越南新建陆上风电站成本将低于燃煤电站。

碳追踪计划分析了在符合《巴黎协定》的情景下,气候目标对印尼、越南和菲律宾三国燃煤电站的影响。随着政府政策、市场自由化和可再生能源技术不断推进,这三个国家的煤电业主面临总计600亿美元搁浅资产的风险。

碳追踪计划电力和公用事业组主管马特·格雷(Matt Gray)说:“由于电力行业的投资周期往往横跨数十年,投资者和政策制定者现在就采取措施已避免搁浅资产,避免造成高成本的能源锁定。”

这份研究显示,印尼国家电力公司(PT PLN Persero)、菲律宾生力集团(San Miguel Corporation)和越南电力集团(EVN)都面临着巨大的搁浅资产风险(分别为150亿英镑、33亿美元和61亿美元,详见下表)。

搁浅资产风险一览表——细分情况请参见单个公司分析报告


\

\

此外,碳追踪计划的研究人员还发现:在2010-2017年,越南、菲律宾和印尼的燃煤发电分别增长了72%、50%和53%。但由于可再生能源成本迅速下降,三国的普通燃煤电站的服役期仅为15年。

马特·格雷说:“越南、菲律宾和印尼目前在建和计划新建煤电产能总资产分别为400亿、300亿和500亿美元。在消费者和纳税人不断要求最低成本方案的背景下,我们的分析揭示了煤电新投资的可行性以及现有燃煤电站的长期趋势。”

“由于可再生能源成本大幅下降,在2040年前完全淘汰煤电很可能成为东南亚国家的最低成本方案。投资者正在越来越明显地感受到能源转型的速度。“

新煤炭投资的机会窗口正在迅速关闭

世界正迅速向低碳经济转型,投资者越来越担忧可再生能源会取代燃煤发电,因此不断撤离投资。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1]、苏格兰皇家银行(RBS)[2]和日本生命保险(Nippon Life)[3]均宣布将完全退出东南亚煤炭市场。花旗银行(Citi)分析师指出, 2010年至2018年,煤炭相关项目融资减少了80%,而新项目吸引资金的难度也在不断加大,这将推高煤炭价格,从而加重消费者和电厂的负担。

研究方法

碳追踪计划采用资产层面的经济模型对每个国家进行分析,为研究结果提供参考。同时,该组织利用资产库存数据、资产绩效数据以及全面的技术、市场和监管假设为研究提供支持。

[1] https://www.telegraph.co.uk/business/2018/09/25/stat-becomes-latest-bank-pull-funding-new-coal-power-plants/

[2]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japan-coal-divestment/japans-nippon-life-to-stop-financing-coal-fired-power-idUSKBN1KD08P

[3] https://www.ft.com/content/1a14b070-ca83-11e8-b276-b9069bde0956


2018年11月5日 0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