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第二大电力公司高调进军绿氢制造

仅次于国家电网的全球第二大电力公司—ENEL(意大利国家电力公司)近日宣布将进军绿氢制造,ENEL全球发电部门负责人安东尼奥·卡米塞克拉认为:除绿氢外,任何其他形式的氢都是骗局!

近日,意大利国家电力公司(以下简称ENEL)宣布将加快退出煤炭,加速全球发电的脱碳进程,全力进军清洁能源,除太阳能、风能外,开拓绿色氢气,这其中就包括建立一个绿色制氢设施的计划,该设施将于2021年正式投入使用。

ENEL公司全球发电部门负责人和ENEL绿色电力分公司首席执行官安东尼奥·卡米塞克拉(Antonio Cammisecra)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讨论了该公司对可再生能源和绿色制氢设施的意向。

安东尼奥·卡米塞克拉表示:我们将以更快的速度关闭在全球剩余的燃煤电厂,绿色经济是解决受新冠疫情导致经济下滑的重要驱动力。这突显出该公司打算大幅度转向清洁能源的发展方向。

目前,ENEL正在规划建设绿氢工厂的项目所在地,ENEL公司将美国、西班牙和智利作为项目所在地的首选,主要原因是这些国家有着法律法规完善、电力市场开放程度高、土地较易获得、清洁能源发展空间大等优势。

此外,ENEL公司透漏,该绿色制氢设施为一台100兆瓦的电解槽,并且规定电解槽所用电力必须来自太阳能、风能等可再生能源,这样才能保证生产的氢气100%为绿色产品。对此,安东尼奥·卡米塞克拉解释到:“除绿氢外,任何其它形式的氢都是个骗局!”

那么ENEL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因何可以坐上全球电力企业的第二把交椅,以及ENEL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一个逻辑进军绿氢制造?

全球第二大电力公司的“硬核实力”

电力是以电能作为动力的能源,是当今人类生存和发展的基础。

意大利电力工业早期主要由私营企业经营,1962年后根据“公共电业国有法”,政府接管了全国的私营电力公司,组建了国有的ENEL公司,对发、输、配电采用垂直一体化管理体制,是意大利最大的发电供电商。

ENEL目前在意大利全国的客户数量有3千万户,占整个意大利的87%。一定程度上可以说,ENEL就是保障意大利国家电力工业稳定的“定海神针”。

除在本国发挥电力保障作用外,ENEL也在大力开展海外业务。ENEL在国外独资、合资以及参股的公司有10余家,主要分布在西班牙、斯洛伐克、罗马尼亚、保加利亚。

表1数据显示,ENEL在欧洲地区的总装机容量为57,077兆瓦,占全球总装机容量的67.35%。其中欧洲地区可再生能源总装机容量为22,402兆瓦,分别占欧洲地区和全球装机容量的39.26%、26.44%;欧洲地区传统能源装机容量为34,675兆瓦,分别占欧洲地区和全球总装机容量的60.75%、40.92%。

除欧洲市场外,ENEL近些年大力开拓拉丁美洲、北美洲、以及非洲等地区的电力市场。

表1数据显示,ENEL在欧洲地区外的总装机容量为27,634兆瓦,占全球总装机容量的32.65%。其中可再生能源总装机容量为20,109兆瓦,分别占欧洲地区外和全球装机容量的72.77%、23.73%;传统能源装机容量为7,525兆瓦,分别占欧洲地区外和全球总装机容量的27.23%、8.88%。

由上可知,ENEL在欧洲地区的电力装机以传统能源为主,在欧洲地区外的电力装机以可再生能源为主。

表1:ENEL全球能源装机分布(MW)

资料来源:ENEL一季度年报

装机数据可以从一定程度上表明ENEL在电力行业的实力基础。但国际上相关权威的咨询或金融机构,通常用营业收入来进行企业排名。

2019年7月,《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发布,意大利国家电力公司位列第89位,从500强中按排名顺序筛选出以电力为主营业务的企业,依次为:中国国家电网、意大利国家电力公司、国家能源投资集团、法国电力公司、中国南方电网、法国ENGIE、东京电力公司、韩国电力公司、中国华能集团、西班牙电力公司IBERDROLA。其中意大利国家电力公司ENEL以893.1亿美元的营业收入排名全球十大电力公司第二名。

全球第二大电力公司高调进军绿氢制造

资料来源:2019《财富》500强

煤炭经济恶化是绿色转型“导火索”

自2003年低碳经济提出以来,欧洲各国纷纷制定退煤计划,大力发展低碳技术,积极调整政策导向,以抢占低碳经济的先机和制高点。经过多年的推动和发展,欧洲在低碳方面走在了全球的最前沿。

虽然欧洲整体上煤炭能源的比例在不断缩减,但ENEL仍然是欧洲公用事业中最大的燃煤电厂所有者之一。在今年5月,ENEL被挪威1万亿美元的主权财富基金列入观察名单,原因是该公司违反了新的环境准则,该准则要求公司拥有不到10000兆瓦的煤炭产能。

ENEL的燃煤电厂投资组合正日益成为其资产负债表上的负担。2019年,该公司记录了超过40亿欧元的煤炭减记,减损导致ENEL必须逐渐关闭其在各地区和国家的燃煤电厂,其中ENEL在西班牙的子公司恩德萨(Endesa)为了应对因煤炭导致的经济减损,宣布将在未来两年内关闭所有燃煤电站。

ENEL全球发电负责人安东尼奥·卡米塞克拉对此表示:“我们现在基本上没有在燃烧煤炭。风能和太阳能发电量的增加,廉价天然气以及欧洲排放市场趋紧的情况都在蚕食着煤炭发电的利润。我认为这种情况将继续存在,所以最好现在关闭这些燃煤电厂。”

为了应对直接关闭燃煤电厂对电力供应带来的影响,ENEL希望通过将其转换为燃烧天然气来进行过渡。但即使天然气的排放量不到煤炭的一半,该公司仍将继续排放二氧化碳。Enel希望在2017年至2030年之间将其每千瓦时发电的直接温室气体排放量减少70%,并在2050年之前将这一数字降至零。

因此,为了完成2050年碳排放为零的目标,ENEL必须进一步加大其清洁能源发电的比例,并且需要在2050年前实现100%的清洁发电。

实现100%清洁发电“离不开”绿氢制造

通过对ENEL公司的基本面的分析和研究,不难发现这家全球第二大的电力公司正在逐步向可再生能源的方向“转舵”。

根据表3的数据,与2019年相比,ENEL在去全球的可再生能源装机(包括水电、风电、光伏、地热)占比达到了50.2%,历史首次超过了传统能源装机。

但也恰恰说明在ENEL发电资产中,仍然有接近一半的装机为传统能源;传统能源装机中,煤电、燃气轮机循环发电以及柴油发电占到了总装机45.9%,因此这仍将带来数量不小的碳排放。

全球第二大电力公司高调进军绿氢制造

资料来源:ENEL2020年一季度报

ENEL想要在2050年前实现零排放的目标,需将剩余接近50%的传统能源电力全部转换为清洁能源电力。

根据表3数据发现,相较于2019年,ENEL可再生能源中装机增长变化最大的为光伏,同比增加37.7%;其次是风电,同比增加20.2%;地热增长不明显,同比增长仅为0.3%;值得注意的是,水电增速呈小幅度下降,为-0.1%。

ENEL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步伐与全球可再生能源的发展趋势是一致的。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德国法兰克福财经管理大学和彭博新能源财经共同发布的《2019年全球可再生能源投资趋势报告》中显示,2010年风能和太阳能这两项领先的清洁能源发电装机在全球发电装机容量的占比由2010年的4%增加至2019年的18%。

全球第二大电力公司高调进军绿氢制造

图1  2010-2019年各发电技术新增装机容量

随着风电、光伏装机的不断增长,其发电不稳定、消纳难等问题将会越来越严重。将多余的风电、光伏电力进行制氢是“最佳途径”。

有着十几年绿氢制造经验的北京中电丰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德军曾向第一元素表示,氢不仅可以达到脱碳减排的目的,而且能够提高可再生能源的比例替代化石能源直至成为主流能源。

王德军还表示:当可再生能源发电量较小时,化学储能电池可以满足要求。但化学储能电池储存的能量和时长是有限的,随着可再生能源装机以及发电量的逐渐增加,大量的剩余电力只能通过制氢储能来解决。氢储能可跨月、跨季甚至跨年储存,这是化学储能所不具备的。

因此,将多余的风电、光伏电力进行制氢是“最佳途径”这句话完全可以用更加准确的方式来表达:实现100%清洁发电“离不开”绿氢制造!

此外,近日普华永道(PwC)旗下Strategy&Middle East一份最新报告显示,到2050年全球对绿色氢的需求将达到约5.3亿吨,取代约104亿桶油当量(约占疫情前全球石油产量的37%)。到2050年,绿色氢出口市场每年价值可能达3000亿美元,将为全球可再生能源和氢生产创造40万个就业岗位,成为全球就业复苏的力量之一。

回过头来再看安东尼奥·卡米塞克拉的那句话——除绿氢外,任何其他形式的氢都是骗局!对于ENEL这家全球第二大电力公司,如果说煤炭等传统能源经济恶化是“导火索”的话,那么可再生能源装机持续增长,在某一天成为主流能源或许就是其进军绿氢制造的核心逻辑。(第一元素网)

 

2020年6月28日 11:58
浏览量: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