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子报目录 > 第706期

05版
08版
07版
06版

破解能源发展瓶颈 拥抱绿色低碳时代

——访全国政协常委、正泰集团董事长南存辉

 

98690d87-58e8-47de-9f54-d25c3d97c83c.jpg

全国政协常委、正泰集团董事长南存辉

 

□ 本报记者 张  宇 吴  昊

 

对于正处全面进入无补贴平价上网时期“关键节点”的风电、太阳能光伏发电,对于正在走向“发展快车道”的地热能等其他可再生能源行业,对于方兴未艾的多能互补、跨界融合发展,今年两会也有着“里程碑”的特殊含义。在这样的“里程碑”时刻,立足行业发展现状,破解清洁能源发展的瓶颈,将进一步推动能源变革的步伐,加速低碳时代的到来。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常委、全国工商联副主席、正泰集团董事长南存辉提出《关于延长2019年光伏竞价电站并网期限的提案》等14份提案,涉及光伏、储能、地热等多个清洁能源领域。

 

破解光伏发展之困

 

当前,虽然国内疫情得到控制,但海外仍然未见拐点,对光伏出口造成严重影响。南存辉向记者坦言,在疫情抑制海外需求的背景下,国内需求的拉动尤为重要。“目前相关部门还未出台除湖北外其他疫情严重地区竞价项目并网延期的政策,”他表示,“这将对今年国内光伏市场及光伏企业经营状况产生较大影响,不利于行业平稳发展。”

为此,在《关于延长2019年光伏竞价电站并网期限的提案》中,南存辉指出,财政部等相关部门应酌情考虑疫情对光伏并网项目的影响,合理给予并网时间和补贴政策上政策倾斜。建议2019年竞价项目延期一个季度,给予项目更加充分的建设时间,保证项目的并网率和国内市场规模,增强企业对竞价项目的建设信心。

平价上网是一直以来光伏行业追逐的“目标”。去年1月,国家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下发《关于积极推进风电、光伏发电无补贴平价上网有关工作的通知》明确规定,对风电、光伏发电平价上网和低价上网项目,按项目核准时的煤电标杆上网电价或招标确定的低于煤电标杆上网电价的电价,由省级电网企业与项目单位签订固定电价购售电合同,合同期限不少于20年。

由于今年煤电价格联动机制取消,标杆上网电价机制改为“基准价+上下浮动”的市场化机制,到“十四五”期间,平价后的电价依据如何确定,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南存辉建议,对于平价光伏项目,按照并网当年脱硫煤电价签署20年购电协议,并禁止地方政府在平价光伏项目上增收额外任何形式的税费,保障光伏行业稳定健康发展。

 

探索地热破局之路

 

近年来,地热能被广泛应用于供暖、温泉疗养、种植养殖等多个领域,社会需求日益高涨,但现行地热资源审批流程复杂、耗时长、费用高,各地普遍存在“办证难”现象。

“地热资源作为一种洁净的可再生能源,具有储量大,使用方便稳定、成本低廉等优点,对实现节能减排目标具有重大意义。”南存辉表示,“但目前地热采矿权审批时限长,办证费用高严重挫伤了开发者办理采矿手续的积极性。”

针对地热行业发展存在的阻力,南存辉建议,推进审批制度改革,切实简化审批程序,将一个部门的多个审批环节合并为一次性审批。同时,突出地热的矿产资源属性,最大限度地减少“多头”审批,缩短审批时间,真正解决地热“办证难”问题。

南存辉表示,要合理设置审批管理制度,促进地热资源开发利用。针对与油气资源分布在垂直投影范围内重叠的地热资源,突出矿体赋存的空间概念;对与油气资源赋存不同层的地热制订切实可行的政策,鼓励和引导其合理开发,实现多种资源共同开发的格局。

此外,南存辉还提出,要明确地热利用的财政及税费支持政策。明确地热能替代燃煤的财政补贴政策;设立地热能资源开发利用专项补贴基金,将地热能开发利用纳入到可再生能源基金补贴范围内;为地热供暖企业争取政策性低息贷款,加大信贷支持力度。

 

创新开辟低碳未来

 

随着清洁发展的加速,与可再生能源相关的多种业态的跨界创新日渐成为一种主流模式,其中包括农林光互补、可再生能源与储能的结合以及节能模式的探索。南存辉指出,农林光互补光伏电站,将农业和光伏发展结合,为农业种植预留出充足的生长空间,实现了土地的多层次开发利用。

不过,据南存辉介绍,目前我国暂无明确针对农林光互补光伏项目涉及土地改良的扶持政策和指导性意见,“2018年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耕地占用税法》,尚未明确农林光互补等复合用地项目是否需要缴纳耕地占用税,按什么标准缴纳。”为此,他建议,国家对农林光互补项目等综合利用土地具有生态效益的光伏发电项目,给予减免或按点征收耕地占用税等税费。

“储能在促进可再生能源消纳等方面具有极大的应用价值,”南存辉在《关于优化电网侧储能成本疏导机制的提案》中建议,由国家相关部门牵头,电网公司配合设计更为合理的电网侧储能商业模式,建立基于市场化的开放型输配电价格机制,按照储能电站运行年限对储能成本在电网输配电费用中进行摊销,推动储能成本分摊疏导,有效孵化电网侧储能的发展。

与此同时,建筑节能领域也是南存辉关注的重点。“2019年,我国建筑业总产值近25万亿元,全国建筑业房屋建筑施工面积144亿平方米,建筑能源消费总量已占全国的近1/3。”南存辉表示,我国建筑能耗呈现出“总量大”“比例高”“能效低”“污染重”四大特点,建筑节能仍存在地区发展不平衡的态势、资金筹措困难、改造主体不明确等问题。

为此,南存辉建议,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措施;健全建筑节能激励机制和技术创新体系;优先开发政府和公共事业单位建筑节能服务市场。他还强调,要推行合同能源管理,促进政府机构与建筑节能服务企业长期合作,发挥政府机构对市场引领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