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子报目录

05版
08版
07版
06版

“中国版”原油期货从容应对油市动荡

原油期货作为我国首个国际化的期货品种,上市两年来运行平稳,经受住了各种极端市场和政治事件的考验,已完成了成功上市、平稳运行的第一阶段,并为期货市场的全面国际化奠定了一套完整的政策基础。

41885345-65e5-4e97-b23c-de1a6427ed16.jpg

受美国石油市场供应严重过剩、合约即将到期以及得克萨斯州将决定是否减产等因素影响,纽约油价4月20日早盘低开,盘中持续走低,尾盘加速下跌,收盘时罕见跌入负值,跌幅超300%。图为美国纽约一家加油站的电子屏显示油品价格。(资料图片)新华社发(郭克摄)

本报记者吴昊

疫情之下,刚刚成立两周年的“中国版”原油期货,面对国际市场“黑天鹅频飞”的冲击,通过数次扩充库容等措施,增强了原油期货市场的整体抗风险能力。3月26日,上海原油期货迎来上市两周年。记者从上海期货交易所(以下简称“上期所”)了解到,两年以来,原油期货经受住国内外各种地缘政治风险和极端事件考验,总体呈现良好发展态势,目前已完成了成功上市、平稳运行的第一阶段。

全球市场动荡不休

今年4月,全球投资者见证了国际原油史上从未有过的巨幅波动。尽管不久前,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与非欧佩克产油国达成石油减产协议,从5月1日起日均减产970万桶,但并没有改变油价大幅下滑的趋势。当地时间4月20日,WTI纽约5月原油期货结算价格暴跌逾300%并收于-37.63美元/桶,创造了历史上首次“负油价”记录。

据业内统计,过去的数周时间里,国际油市已经历八周下跌。厦门大学教授、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认为,虽然负油价是一个短暂的、在库存能力不足背景下的交割现象,但也反映了石油市场严重供过于求的基本面和悲观预期。他指出,由于短期石油消费缺失导致全球石油存储空间告急,石油价格大幅波动难以避免。

“当前国际上油价的波动,尤其是美国的‘负油价’,很大程度上是投机造成的,”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无论是供方还是需方,都希望有一个相对稳定的价格,只有价格稳定,才能使双方,尤其是需方更好地安排生产,减少价格波动产生的影响。”在他看来,投机制造了“负油价”,从而进一步增加了油价的波动,给实体经济、炼油厂增加了更大的风险。

“由于从产地到市场的时间差大,油价的波动容易造成经营者的损失。”据韩晓平介绍,对于很多炼油厂而言,目前从期货市场上买的是5月份的原油,交割之后,需要1个月时间从产地运到中国,接着运到炼厂,加工后卖出去,也需要1个月的时间,面对较长的时间差,油价却不断地下行,会给终端使用者造成很大的困扰。

对此,林伯强指出,低油价下,中国石油产业链将面临巨大的经营压力。他告诉记者,上海原油期货走势与国际油价有较高的联动性,所以,中国期货市场也面临着挑战,不过,由于目前中国原油期货相对独立,面临风险较小,不会出现类似WTI的“极端低价”。据林伯强介绍,在大部分时间段,上海原油期货价格都会在30美元以上。

五次扩容应对风险

记者了解到,期货作为一种投资工具,既可以增加市场透明度、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同时也拥有规避风险、套期保值的作用。在当前市场大幅波动下,后者的意义不言而喻。

“今年以来,受疫情、宏观形势等多重因素影响,原油价格大幅波动,”上期所表示,由于面临价格和供应方面的双重巨大压力,实体企业加大了对期货市场的参与力度,积极利用上海原油期货进行套期保值,以应对疫情对企业生产经营的影响。

上海期货交易所理事长、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董事长姜岩指出,鉴于实体企业避险需求强烈,上期所把防控市场风险摆在首位,多措并举,做好对实体风险管理的服务。一方面,通过原油期货套保审批与交割环节的联动、稳步扩充交割库容,满足实体企业对冲风险和实物交割需求,切实帮助企业解决产供销的难题,渡过疫情难关;另一方面,严格依据规则,精细化风险管理,密切摸排会员投资者风险状况,科学动态调整保证金、涨跌停板,保证市场平稳运行,为实体企业提供切实有效和可靠的风险管理工具和场所。

4月21日,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以下简称“上期能源”)发布公告,同意中石油燃料油有限责任公司位于广东省湛江市霞山区友谊路1号湛江港二区栈桥南吹填区的原油期货指定交割仓库存放点启用库容由40万立方米增加至50万立方米,核定库容按70万立方米执行。上期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为防范近期全球金融市场风险,提升原油期货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增强原油期货市场整体的抗风险能力,截至当日,上期能源4月份已完成5次扩容,累计增加495万立方米。

与此同时,上期能源还决定,自2020年6月15日起,调整上海原油期货的仓储费标准,从原来约6元/桶月调高到约12元/桶月。据上期所介绍,为了更真实地反映原油市场供求关系,上期能源及时推出仓储费用与市场供需挂钩的调整方案,下一阶段,还将继续增加交割仓库布点、扩充交割仓库库容,并根据市场情况适时调整仓储费的收费标准。

全面国际化任重道远

据姜岩介绍,原油期货作为我国首个国际化的期货品种,上市两年来运行平稳,经受住了各种极端市场和政治事件的考验,已完成了成功上市、平稳运行的第一阶段,并为期货市场的全面国际化奠定了一套完整的政策基础。

数据显示,上海原油期货两年累计成交金额近30万亿元,总开户数突破10万,境外客户分布五大洲19个国家和地区。据美国期货业协会(FIA)统计,上海原油期货已成为规模仅次于WTI和布伦特的第三大原油期货。交易和持仓数据反映出机构和境外投资者参与度大幅上升,市场运行逐步走向成熟,同时国际化程度也不断提升。

记者了解到,中国原油期货从诞生之日起就打上了“国际化”的烙印。由于长期以来,中国所处的亚太地区,缺乏一种属于自身的基准原油,所以供需状态没有对应的基准原油进行衡量。在亚太地区成为全球需求第一大区之后,基准原油的缺失成为一块亟待解决的短板。在外界看来,“中国版原油期货”的诞生旨在弥补这一空白,有助于完善世界原油价格体系。

“上海原油期货的价格代表的是中东地区中质含硫原油的中国沿海价格,反映的就是亚太地区市场的供求关系。”据上期所介绍,与境外市场相比,上海原油期货合约设计的特点,使得上海原油价格天然地包含原油、运费和汇率信息,在与国际油价保持高度联动的同时,能够及时反映亚洲市场自身特点。

不过,在林伯强看来,国内原油期货目前仍处于“成长阶段”,相较于WTI和布伦特,在国际市场上更多发挥“补充”作用。“原油期货的国际化和多方面宏观因素有关,包括外汇的政策、金融等众多方面,”他表示,目前我国原油期货发展时间较短,参与者相对单一,以国内企业为主,参与目的也多为套期保值,提升国际化水平仍任重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