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回高价油时代 煤化工如何与沿海炼化一体项目竞争

在规模和成本尚且不具备优势的情况下,现代煤化工产业该如何应对来自石油炼化的挑战?国家能源集团总经理助理张继明于9月5日在陕西西安举办的“2019中国国际煤化工发展论坛”上表示,现代煤化工需要通过差异化,寻找比较优势,生产低成本且具独特性的产品。

张继明表示,我国已成为现代煤化工领域掌握关键技术最多、自主创新最活跃、产业化进展最快的国家,但同时也面临国内石化产业的快速发展、乙二醇项目盈利能力不足、行业新技术和新路线涌现较慢等多种挑战。

对于现代煤化工产业发展面临的主要问题,张继明提到,随着国内石化产业的快速发展,沿海大炼化项目再掀建设热潮,大炼化时代已经到来。相比大型炼化一体化项目,煤化工项目单位产能投资大,为石油炼化单位产能投资强度的5-10倍,且受高昂成本所限,煤化工项目难以形成类似石油炼化千万吨一体的基地化格局。另外,煤化工现有项目因规模限制,只能生产1-2个主产品,产品结构相对单一。总体而言,煤化工项目以量取胜并不占优。

张继明表示,如果回不到高价油时代,现代煤化工将很快直面沿海新建炼化一体化项目竞争。因而,现代煤化工亟需找准定位,根据自身特点,比选油品、烯烃、芳烃等各类产品成本,耦合技术路线、优化系统、统筹考虑主、辅原料深加工,形成具有竞争力的产品体系。

尽管面临挑战,我国现代煤化工行业同样拥有一定机遇。张继明提到,随着国外限塑令政策陆续出台,可降解材料的战略地位日益显现。煤化工行业可以拓展产品结构,发展可降解材料。具体来看,合成气含有碳氢氧等元素,为可降解材料主要元素,可以通过发展含氧的可降解材料,实现差异化发展;可以根据煤基特色,生产多种煤基可降解塑料,如GPA、PBAT、PPC等,通过复合改性形成可降解材料产品体系;加快可降解材料大规模工业化示范,通过大幅降低单位成本,使得可降解材料能达到通用塑料成本水平。

他建议,推进煤油化一体化、基地化建设。具体来看,可以通过多种产品联产,实现气化岛、动力岛、公辅设施等规模化建设、低成本运营;加强上下游合作、原料互供的合作,避免分散投资、重复建设;加强煤制油、煤制烯烃、煤制含氧化合物等产品的统筹和下游深加工。

他还建议煤企抓住一带一路机遇,考虑在沿线资源丰富地区进行投资。(来源:澎湃新闻)

2019年9月9日 08: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