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子报目录

05版
08版
07版
06版

三大油企“牵手” 加快油气勘探步伐

□ 宗 和

早已形成各自利益格局的国内三大石油公司在近期突然加快了油气勘探合作的步伐,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石化”)与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石油”)、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海油”)三家油企陆续签订上游合作框架协议。短期内如此密集的合作,实属多年罕见。

三家分别签署合作协议

7月10日,中国石化宣布与中国海油的附属公司中海石油(中国)有限公司就渤海湾、北部湾、南黄海和苏北盆地签订合作框架协议和联合研究协议,共涉及双方探矿权19个,总面积约2.69万平方千米。

按照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将在3年内通过联合研究、联合勘探、设施共享的方式在不同海域进行合作。双方还将在渤海湾盆地的黄河口凹陷、青东凹陷、渤东凹陷,北部湾盆地的涠西南凹陷和徐闻地区、苏北盆地的盐城和海安凹陷、南黄海盆地东部地区进行资料共享,开展创新性联合研究。

而在此前的7月8日,中国石油与中国石化就塔里木盆地、准噶尔盆地和四川盆地签订了联合研究框架协议,共涉及双方探矿权81个、总面积约30.58万平方公里。在框架协议下,双方下属有关企业签署了塔里木盆地、准噶尔盆地和四川盆地3个联合研究协议。

塔里木盆地、准噶尔盆地和四川盆地油气资源丰富,是我国陆上油气增储上产的主战场。按照协议,中国石油和中国石化将本着“平等自愿、优势互补、依法合规、互利双赢”的原则,在三大盆地合作区开展深入系统的联合研究,通过资料共享、成果共享、技术共享,实现强强联手、集智攻关、联合创新,进一步推动高质量勘探与效益开发,加快油气增储上产步伐。

搭建共享共赢平台

据悉,我国海上油气资源丰富、勘探程度较低,是油气勘探开发的重点领域。中国海油副总经理徐可强说,这次合作主要是想通过利用现有的地质资料和科研成果,搭建起信息共享、资料共享和科研成果共享这样一个平台,从而共同攻克海上勘探开发所遇到的难题,进而推动我国海上油气勘探开发的增储上产。

当前我国油气资源对外依存度高,加大国内油气勘探开发力度刻不容缓。目前,国内油气勘探区块构造日趋复杂、 勘探工程成本刚性上涨,三大石油公司密集合作,将有利于提高各自的勘探开发效率,改变国内油气依存度不断攀升的现状。

对此,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教授董秀成表示,三大石油公司是竞争和合作两种关系并存,现在强化这种合作关系,目的其实就是优势互补,集中力量,在勘探领域找到足够的资源,能够在比较短的时期内,把增储上产这个目标早日实现。

据了解,目前,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生产国和消费国。继2017年我国成为世界最大原油进口国后,2018年我国又成为世界最大的天然气进口国。我国石油天然气领域的对外依存度逐年上升,提高我国能源安全和资源保障能力迫在眉睫。

行业开放倒逼油企合作

随着油气行业开放力度加大,外资和民营企业准入限制放开,在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下,也在倒逼三大石油公司合作,助推油气行业技术的进步。

国家发改委、商务部日前发布的《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9年版)》取消了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限于合资、合作限制,并将于7月30日起施行。这是我国首次对外资全面开放油气产业上游领域。

“外资进入中国的上游勘探开发,既可以合作,也可以合资,甚至可以独资。把过去所有的限制都取消了,实际上是凸显国家全方位对外开放的决心。”董秀成表示。

我国以往油气体制改革总体以下游开放为主,包括炼油产业开放、成品油批发、仓储和零售等业务的开放。由于油气上游涉及国家油气资源和矿业权,与能源安全密切相关,我国一直持谨慎态度,这次开放石油天然气勘探开采将吸引更多的资本和技术进入这个行业。同时,正在推进成立的国家管道公司,将向第三方开放基础设施。输油输气管道限制的解除,也解决了新进企业的运输问题。

董秀成说,上游勘探开发长期处于少数国有大型企业控制的局面。那么这次开放,除了外资以外,国内的其他企业包括国有和民营企业也可以进入,实现一种竞争的格局。竞争越激烈,对于传统企业,比如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三大公司,他们能够进一步提高效率,提高管理水平,降低成本。

业内人士同时认为,油气上游领域的对外开放已不可避免,国内三大石油公司通过合作可增强竞争力。在这一背景下,我国的石油巨头们将面临更多来自国外企业的挑战。因此,三大石油公司的强强联合才刚刚开始,未来各方有望继续加强合作。